724,208樣獨特商品

設計發浪! 渡辺弘明(下)

Pinkoi 是亞洲領先的設計商品購物網站;你可以看見許多美好設計品,也能一同創造更棒的生活品味。想為自己或重要的人準備貼心的禮物,Pinkoi 都是你不可錯過的秘密基地!

 
 
               
 

在產品設計的領域來說,渡辺老師與一般現在較有名的設計師不同,不以產品背後的生活哲學或是手作美感為主,綜觀渡辺老師的設計來說,比較偏向以帥氣有型、沒有多餘雜質的線條來統合造型,並且會針對產品的問題提出根本解決的方法,我認為是比較類似德國工業設計的思考,這也能從渡辺老師的學經歷看出一些端倪。

 

 

──FROG DESIGN 的工作環境

 

 

 

  FROG DESIGN 的工作情景

 

 

從桑澤設計研究所畢業後,渡辺老師先到有名的大企業「RICOH」工作。熟悉日本職場企業文化的讀者就知道,尤其越是大企業,想真正做到核心的工作就越得花時間,當然老師一開始進到RICOH的時候,被分配到傳真機等的事務機器部門,也是做著很多跟設計無關的工作,但閒暇時他就會畫畫事務機器的新設計SKETCH,有天在畫多功能事務機器的設計圖時被當時的組長,現在的RICOH社長近藤史朗看見,以此為契機就開始了渡辺老師在RICOH的設計生涯。

 

因為在RICOH工作的很順利,但覺得如此不管做什麼設計都被認可的環境下沒辦法繼續進步,因緣際會下得知那個設計出麥金塔第二代電腦的FROG DESIGN日本分公司在招募社員,在朋友的引薦之下,帶著作品集去面試,自己也無法置信地居然就這樣做為史上被FROG DESIGN錄取的第二個日本人地進去這間公司工作了。

 

FROG DESIGN裡,彷彿進入與一個不同的世界,在這裡人才濟濟,幾乎每個人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即使是在RICOH當中被譽為設計之星的渡辺老師也嚐過畫了100個提案全部被否定的閉門羹。雖然被稱讚設計的完成度很高,但在FROG DESIGN,這不過是基本值,重要的是顛覆既定概念的創意,他們要求的不只是設計的完成度,還有嶄新的未來觀點,也非常要求細節,公司的每個人都很拼,甚至長官比自己下屬還要拼,也因此,在如此嚴厲的工作環境下奠定了渡辺老師對設計的想法與個人風格。

 

design language of APPLE : snow white


 


傳說中賈伯斯被逐出蘋果之際與FROG DESIGN合作出的電腦「NEXT」

 

後來到FROG DESIGN加州總公司工作的渡辺老師恰好時間點是賈伯斯被踢出蘋果公司的時間點,當時賈伯斯到FROG DESIGN提出希望可以製作NEXT,而渡辺老師是NEXT製作小組的一員。在早期蘋果公司委託FROG DESIGNMAC的設計時,FROG  DESIGN APPLE制訂了一個產品的設計語言「snow white」,以此基本精神去統一設計APPLE所有的產品,以一個設計語言統一一個品牌所有產品的設計方法渡辺老師認為FROG DESIGN應該是當時第一個如此做的設計公司。因此在進行NEXT的案子時,也採用統一的設計語言,從電腦螢幕到滑鼠看起來都是同一個系列的,不過從NEXT看得出來賈伯斯極力想要跟APPLE做區隔,做了一台全黑的電腦。最後雖然這台電腦因為造價昂貴而賣不好,但這也讓賈伯斯回到APPLE後,更確立APPLE的設計風格,促使未來的設計「越來越像」APPLE會做的樣子。

 

 

-削ぎ落とす:去蕪存菁

從加州回日本後,渡辺老師馬上就成立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PLANE」。

 

PLANE」除了接了許多科技大廠如ELECOMFUJITSUDELL等案子,做了一些3C類的產品,也曾做過汽車周邊產品甚至牙醫診所的醫療機器。

對於現代人每天都要使用的手機,渡辺老師也非常推崇iPhone的設計,認為賈伯斯在iPhone的造型上貫徹了很低調的美感,提供了最小程度的設計,讓拿到iPhone的每個人可以因為自己的需求,藉由下載APP而做出一隻屬於自己功能的iPhone


而他也為一家公司名稱很有趣的「坂本收音機」設計了iPhone bumper GRAMAS」。

稍微介紹一下「坂本收音機」,社長坂本雄一是因為之前自己在製作音響、隨身聽等的公司工作,而因為時代的不同對於音響機器的印象也不一樣,對於年輕世代也許音響或隨身聽即等於iPod,但對於坂本雄一來說,他卻覺得是收音機,而公司名稱取成收音機也能增加大家對這間公司的印象。

 

 

 

 

在「GRAMAS」系列裡,雖然鋁合金的BUMPER早已不是新聞,(註)但「GRAMAS」的metal01.02系列卻更服貼於iPhone4的造型,並且在邊框有細微的造型漸變但整體不會讓iPhone4的外型整個跑掉,我很喜歡這樣低調但有變化的做法。

 

 

 

 

 

而另一款metal bunper 04則是一種新的bumper組合方式,利用滑式結構,把邊框與表面的金屬框巧妙地組合起來,不需要使用到螺絲起子,也不會像metal02一樣在底部看到接合處。

 

製作iphone鋁合金外殼或是碳纖維外殼的還有美國廠商「ELEMENT CASE」與台灣廠商「CHOICE COOL

 

而他在事務所也會進行一些自己開發的有趣案子,像是

這個概念設計「二手煙淨化燈具」,利用煙霧會往上飄的特性,天花板設置一個懸吊式燈具,並且讓煙霧在經過引導燈具時,也因經由在最上方的濾片得到淨化,整體燈具的造型彷彿像是人體氣管的造型,非常的有意思。

 


渡辺老師的設計哲學可以用一個日文字來表達,「削ぎ落とす」(sogiotosu),翻成中文便是去蕪存菁。在設計案裡只留下對於要解決的問題自己所認為的答案,並提出符合這個答案的美麗造型。

 



 

   

 

R.F.YAMAKAWA設計的書架,「Indice book end」也很有趣,利用在檔案歸類整理時經常會使用到的INDEX索引標籤的概念,在桌上有一整排書籍時也能輕鬆地使用這個書檔來做好分類書本的工作。簡單去分析其造型,可以說這是由一個L+一小片組合起來的形狀,(書檔) X (索引),而其他不必要的功能與形狀就被省略。甚至還有縮小版的磁鐵,彎曲的造型就可以當成小掛勾使用。

 

渡辺老師在2012年也有品牌的新企畫,成立了「minimalife」這個新品牌,希望藉由「minimalife」提出造型極簡優美且隱藏著設計思維的提案,重新看待我們已經熟悉的環境,並創造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生活型態。

 

而「minimalife」的第一彈就是「eN tape dispenser」。

 

 

渡辺老師家裡是做婚喪喜慶時所需要的傳統糕餅業,工作時對於經常要用到的膠帶有很多經驗,覺得每次要換膠帶時都覺得很麻煩,因此在設計膠帶台時便一直在考慮如何才能省略崁住膠帶的轉軸,並且希望讓體積盡量減少但又能保持一個重量才可以穩定膠帶台。

最後出現的嶄新設計就是這個eN tape dispenser。

                                         


 

 

 

而「eN」甫上市旋即獲得2012日本文具大賞設計部門優秀賞,此設計省略了一般膠帶台都會有的轉軸,利用造型本身固定膠帶,且沒有其他多餘的造型,圓形的膠帶與長方形的本體構成一個絕佳的視覺美感,甚至可以自己自由選擇本體與部分配件的顏色,在網站上進行訂購。

 


 

當時老師在取事務所名字時,想到木工用的鉋刀(かんな)是把木頭削成片狀的工具,很方正的長方形,能夠修正木頭表面細微歪掉的地方,正符合自己的設計哲學「削ぎ落とす」的概念,因此把公司名稱取為「PLANE」。


 

而企業識別設計是由知名平面設計師佐藤卓操刀,將公司LOGO的方形字體與刨刀的斷面圖做一個對比,希望能藉由這樣的視覺來強化「PLANE」給企業的設計形象。

 

 

「削ぎ落とす」一字可以說是集結了渡辺老師做設計以來的心血結晶,或許是受到在美國設計公司多年工作的影響,我覺得渡辺老師的設計比起日本所尊崇的減法設計來說更加精簡,洗鍊的型態,用色不若一般日本設計師淡雅,大膽鮮豔讓人印象深刻。而就像第一次我們在專題教室見面時,渡辺老師穿著合身黑色西裝推開教室的門,走進來的感覺相同,老師的設計還帶著自己風格的帥氣。

 

-專題指導的第一次接觸

 

在專題教室討論畢製時的情景

 

設計浪人在桑澤設計研究所接受老師的指導以來,與老師長達一年的相處,也發現老師在嚴肅的外表下有一個很熱血的心,一開始老師很希望與大家像是朋友般相處討論設計,像是美國設計工作室的感覺,但日本人拘謹的態度對老師始終有一份敬畏的心情,於是在老師經常抱怨大家都不理他的時候,我這個外國學生反而就成為老師經常拿來開玩笑以炒熱氣氛的對象(),但我不討厭就是了。

 

不過後來大家一起去喝了酒聊了很多事情,之後重新回到教室時大家討論的氣氛就有緩慢的改變,有的人也會拿作品集給老師看,希望老師指點迷津。

 

2011 桑澤設計研究所畢業展

 

而一個班級總是會出現幾個不太準時交作業,或是有點用搪塞的心情交作品的學生,但我有發現老師反而對這樣的學生有著極大的包容性,甚至會一直想盡辦法來幫助學生度過難關,有時候我難免會想,如果學生自己也不想努力,那老師想幫也幫不上忙,甚至有很多次我有幾個同學連續不斷翹課,我覺得我是老師都會想發脾氣了,可是老師在看到同學後,還是一樣跟同學檢討作品,那時我總覺得嚴肅的老師脾氣也太好。

 

但藉由這次發浪在尋找資料,我發現一件事情,原來這與老師的青春時代有關。

 

──叛逆不羈的青春時代

 

渡辺老師其實在踏上設計這條賴以維生的道路前,經歷過一段蠻值得玩味的青春時期。

 

渡辺老師出生於日本的鄉下福井縣,小時候經常因為要幫忙家裡工作無法跟朋友玩耍, 因此老師時常想著有天一定要到東京這個大城市闖一闖。這樣的環境也造就老師獨立早熟的個性,為了玩自己喜歡的攝影,在高中自己打工賺錢買了單眼相機與鏡頭,因為也喜歡打棒球,到球場看球賽之餘,也用相機拍攝照片,自己把照片拿去雜誌社賣,藉以賺錢繼續玩攝影。

 

2011 桑澤設計研究所畢業展 渡邊弘明組 展場風景

 

除了攝影棒球也喜歡畫畫,自己對於人生的規劃也相當有主見,原本希望正常的進入縣立高中,之後到美術大學上課,但想說自己對建築設計也有興趣,一個不小心便考取了福井工業高等專門學校的土木科,由於比縣立高中早放榜,因此就進去就讀了。但土木科學雖然是建築的基礎,但其實是數學與物理的世界,對渡辺老師來說想像差了一截,而周邊盡是一些對數學物理很有興趣的人,話題也不太合,於是上課也開始不太聽課,整天都在課本上畫畫,甚至也會蹺課去打舶青哥,漸漸成為世人眼中的壞學生,但渡辺老師私底下卻一直為了進入美術大學而努力學習畫畫。

 

想走上設計道路的慾望越發高漲,情緒終於在某天的期末試驗爆發。假裝出門去考試其實瞞著父母到想去的學校參觀見學,而父母終於也明白渡辺老師的心情,讓老師去補習準備考試,最後考上了桑澤設計研究所。

 


專心聽同學期中發表的渡邊老師、矢代昇吾、本田老師

 

也因此渡辺老師對於我們班上一些看起來像是自己也放棄自己的同學,總是有著極大的包容心,不斷鼓勵他們希望他們不要放棄;而在期中發表的時後,老師請了因工作而認識的ELECOM的設計師矢代昇吾來當客座評審,當時我的設計被批得很慘,加上因為自己的高齡在日本尋找工作機會也經常碰壁而感到對未來灰心,對於專題設計也有點意興闌珊;後來到三軒茶屋的辦公室找了幾次老師討論設計時,老師總會用一種淡淡的鼓勵方式,激勵我難得從台灣到了東京,都已經努力到這一步就不要放棄。

 

我承認當時聽到那樣的話真的有一種很想哭的感覺,而我的畢業製作在最後的最後要統合造型時,老師更是幫了我一把,讓我親眼看到老師在做設計時的模樣。記得那次是在討論之後,老師說就只剩下一點點了,一邊拿起我的筆,一邊嫌棄我的鉛筆削的歪七扭八,一邊在我的SKETCH上用輕快的筆刷,壓上了修正的軌跡。嘴巴也同時念念有詞:「這裡這樣就好了…....其實這樣就掛得住了,這根本不需要

 

專心在聽期末發表的渡邊老師

 

最後幾筆刷刷刷地,最後的造型就定稿了,而我也在當下看到老師的示範,很深刻的體驗到所謂的「削ぎ落とす」是怎麼一回事。在最後精緻模型做好的審查會議時,老師也拍著我的肩膀說,真的很擔心你會做不完,可是最後做出來了,很好!甚至還說我可以帶著我的設計去賣,應該可以賣出去,這些話語都給了我莫大的鼓舞。而不知為什麼,全班只有我會一直被老師嫌棄鉛筆削的不夠好,(明明就有別人也削的不好看阿),甚至有次去老師事務所檢討的時候,老師又笑笑地說:你果然還是不行啊!然後就拿起小刀很仔細地削起我的筆。我永遠記得那樣的風景。

 

畢業展中關於渡邊老師的說明

 

回台灣後,每次用小刀削鉛筆總會想起老師,而在某天削鉛筆的時候,忽然領會到其實設計就像是削鉛筆一樣,把不要的東西一刀一刀刨去,出來的樣子就是自己想要的東西。而這也正是「削ぎ落とす」的真義。很感謝自己能接受渡辺弘明的指導,對設計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會,最後,僅以一張削鉛筆照獻上我對老師的敬意。

 

 

 

 

設計發浪,我們下次見。

 

大家瞞著老師用兩天時間偷偷做了只有一本的照片回憶錄給渡邊老師,還亂合成 XD

 

 
留學的學校生活裡最後一次見到兩位指導老師。我們去畢展後的慶功宴。
                       (左為渡邊老師 右為本田老師)

 

渡辺先生、桑沢にいる間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削ぎ落とす」というキーワードを肝に銘じ、

デザインの道を続きます。今までのご指導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今後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渡辺弘明さんのお言葉です。

要らないものをどんどんそぎ落とし、

必要なものだけ残すのがデザインなのです。


所謂的設計就是不斷地把不需要的東西剔除,

只需要留下最必要的東西。

 提醒:文章內容必需要有圖片哦

 

 
 
文章分類:設計師說說

Pinkoi 作者群如有使用外站(如:翻譯、引用)部落客、設計師、及任何內容創作者的產物,皆會註明並附上原著連結。若發現來源不正確或有缺漏,其並非蓄意造成,Pinkoi 會於告知後更正。若想要使用 Pinkoi 的內容產物(個人行為使用或商業行為使用),請務必遵守以下規範:

  1. 須註明來源為 Pinkoi.com 並附上 Pinkoi 內容的原始連結。
  2. 須保留原始內容;任何字詞、照片、影片、logo 皆不得修改或增減。
閱讀 « 道德聲明 » 全文
prev next